<meter id="jwo9p"><td id="jwo9p"></td></meter>

    <menu id="jwo9p"></menu>
  1. <table id="jwo9p"><address id="jwo9p"><noframes id="jwo9p"></noframes></address></table>
  2. <small id="jwo9p"></small>

    <meter id="jwo9p"></meter>

    <noscript id="jwo9p"></noscript>
    <meter id="jwo9p"><address id="jwo9p"><noframes id="jwo9p"></noframes></address></meter>

      1. <noscript id="jwo9p"><p id="jwo9p"><pre id="jwo9p"></pre></p></noscript>
      2. 文化藝苑

        野趣

        ?作者:武桂琴???? ???? 瀏覽次數: ?時間:2021-05-01 16:16:25 ?【字體:

        同事從西安回來帶了從野外采摘的白蒿,裹一丁點面粉先蒸熟然后熗炒,成菜后似春雪拂碧野,帶著雨露、微風、暖陽的味道,清香撲鼻,是春天的味道罷。好多年沒有吃過這么純的野菜了,以前父母住鄉下的時候,當季野菜常見,并沒覺得珍貴,唯獨最愛吃野蒜苗,父親最清楚這個季節哪個坡地有野蒜苗,如果我正好趕上在這個季節回家,父親便一準而出門去挖,挖回來配上面和芝麻做成壓餅,吃起來香到根本停不下來,這個記憶要返回去十多年的時光才能搜尋到,如今那種野香醉人的滋味再難嘗到了,前兩年在昆明的西山上見有人擺個地攤在賣,可惜問津者寥寥,大約懂得其中美味的人也并不多見了。

        春天正是原野菜遍地的季節,很多獨特滋味的花花草草沒有變成人們的家常菜,大概是他們的秉性不適合量化生產,便沒有走上被人類馴化的道路,而是隨著野性兀自在山間田野綻放、生長,不與在菜園子里家族龐大的蔬菜爭風,安于原野的天命和際遇,如果有一天擺上餐桌,那既是食客的口福,也是野菜與人們金風玉露的相逢,是春天慷慨的饋贈。

        北方的春天拉的長,形形色色的野滋味會輪番登場,山西家鄉的人會在四、五月份用盛開的槐花做撥爛子,這是家鄉人民對春天的熱情,槐花開時,競相采摘,每次看見有人曬這種小時候的美食,饞到愿意穿越回童年。各地盛產的野菜不同,風味千秋,前幾天把香椿和黃芽樹葉(產自晉東南地區)調配在一起,也算是兩地融合,沒有任何油煙入味,淳樸的本味直撲人的味蕾。

        野味即本味,最是讓人心服口服的滋味。

        上個月碰巧在樂東的海邊吃了一頓現場打撈的海味,沒見廚師怎么費力烹炸,不過是蒸煮一類的簡單操作,讓人吃的一口一個鮮香,滿足的能唱出歌,一個朋友說吃出了熱愛祖國的感覺,還真的是這種感覺,祖國地大物博,物產豐饒,如果有條件各地走走逛逛吃吃,好東西好感覺確實撫慰人心。尤其當遇到還沒被人類馴化過的味道,余香繞梁,回味無窮,令人“沉淪”。

        猶記得有一年去惠東途中,因為迷路,車開到了一處沒有被開發過的海域,視野遼闊,海浪恣意,沙灘細膩,海風拂來拂去,既喧囂又安靜,多年之后也難忘曾經有過那么一刻時光,擁有過一片屬于自己的海,在那里與天地對話、與自然獨處,似乎那一瞬間什么都放下了,抖一抖一身負累,然后輕松出發。如今很多人旅行,喜歡開辟一些嶄新的路線,徒步出行,喜歡的大抵就是這種自然與原狀,沒有被開發過的旅行路線也意味著保有原本的自然與野性,能激發人的想象力,能滿足人的征服欲,自然不乏野趣盎然。

        每年趁著草木葳蕤的三月,會打理一下露臺的花花小世界,今年乘興插活的數枝野薄荷,這幾天漸漸舒展昂揚起來,不仔細嗅,隱隱約約的味道并不明顯,但若是用手撫過葉子,那香味可用咄咄逼人來形容,而且持久留香,想象著這一排欣欣向榮的野薄荷在大夏天里能將千軍萬馬的蚊子逼得節節敗退,對夏日灼灼的適應性又勝幾分。很奇怪那些小眾香水設計師在用材上常常腦洞大開,什么皮革、刺椒、絨面革、什么黑胡椒、天芥菜、番茄葉都能想到,而用到野薄荷卻鮮少、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它味道太過鮮明,容易與別的味道分層?大概野薄荷的味道屬于很難被馴服的味道吧,因此才能始終忠于天性,從不強融。

        露臺上那一排基本不需要打理的花盆,是每年的年花謝了之后徒留下來的,這個季節會競相攀比著長成綠油油的一片,都是叫不上來名字的野草,不知道他們來自于那一陣風的播撒,也不知他們那一天起萌發,然后就蓬蓬勃勃起來,等到盛夏有的還會開滿一盆小碎花,到了冬天變黃枯萎,下一年度自會春風吹又生。都說廣州的四季不分明,每當看到露臺上的花盆里那些不知名的野草野花,生長、開花、枯萎,再生長,就知道南方一樣有分明的四季在不露聲色地輾轉。

        投入到野趣的世界里,能見識生命的繁盛,也能見獨樹一幟的性靈,雖然不知道在人類文明的滾滾進程中,將來有多少野性十足的東西會變為家常,也不知道有多少令人垂涎的野滋野味野色的東西會不會漸漸消失,但無論如何,我們都喜這“自然成野趣,都使俗情忘”的本色世界。 

        做人也一樣,無論世界怎么變化,終究有屬于自己的本心堅守。本色本味永存于心,一切真味皆在自然。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久久天天躁夜夜躁狠狠老女人_久久天天躁夜夜躁狠狠ds005_久久天天躁夜夜躁狠狠苍井空_久久天天躁夜夜躁狠狠四大名著